渡劫小说网推出Android版小说阅读APP软件,全站免费读,支持TXT电子书免费下载,手机看小说更方便。
    卧室里。

    季非离靠在(床chuáng)头,脸上勾着好看的笑容。

    这个动作,他已经持续了三个小时。

    与时间上相比,安琪这个时间应该到家,可是却始终没有音信。

    拿出手机,刚拨出那通熟悉的号码,耳旁却传来那碎碎的脚步声,嘴角的笑意反而加深了不少。

    他缓缓的挪动着自己的(身shēn)体,躺在(床chuáng)上,闭上眼睛,佯装一副熟睡的样子。

    渐渐的,脚步声越来越近。

    “咯吱”一声,门被打开。

    安琪进门便看见那熟悉的(身shēn)影躺在大(床chuáng)上,她轻轻的走在季非离的(身shēn)边坐下,小声唤道,“非离……”

    看着那无动于衷的他,摇摇头,起(身shēn)离开。

    下一秒,腰间突然一暖,垂眸一看,那结实而有力的胳膊环绕着她的腰,低沉而富有磁(性xìng)的声音响起,“你终于回来了。”

    安琪对季非离这突如其来的举动,下意识的蹙了下眉,“你竟然敢耍我。”

    “我这这不是跟你开个玩笑么。”

    季非离直接转移话题,“合作案呢?我看看。”

    “你先放开我,不然我怎么给你拿。”安琪回眸,笑着说道。

    季非离乖乖的松开了安琪,在她的帮助下再次靠在了(床chuáng)头。

    安琪走在梳妆台面前,从包包里拿出文件递在季非离的手中,说着,“刚刚我在楼下看见顾恩恩和季非凡又来找爷爷了,真是……”

    她的话还没有说完,就被季非离的话截断,“安琪,你仔细看合同了吗?”

    他的话,让安琪浑(身shēn)不由的哆嗦了下。

    她仔细回想着,当时哪里顾得上看合同,只是匆忙的签好字。

    难道,是合同里面有什么猫腻?

    渐渐的拉回思绪,支支吾吾的问道,“怎……怎么了……”

    季非离修长的手指指着合同,挑眉,“你看这里,上面特别标注着‘季氏集团自愿放弃与双语集团的合作案’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?”

    安琪有些难以置信,一把夺过季非离手中的合同,死死的盯着那串文字。

    季氏集团自愿放弃与双语集团的合作案。

    自愿放弃合作案。

    放弃合作案。

    她的大脑瞬间变得空白起来。

    她原本想借着这次合作案的事(情qíng)稳固在季家的位置。

    如今,合作案不保,季家的位置也会有会因此所动摇。

    她呡了下唇,严重的意识到自己的错误。

    季非离看着安琪那苍白的脸色关心的问道,“你还好吗?”

    “是我太粗心大意了,我原本以为像他们那样的大公司不会做出这样的事(情qíng),可是没想到……”安琪现在的肠子都快悔青了,眼眶微微泛着红晕,样子极为难看。

    “既然事(情qíng)已经发展到这种地步,那我们就顺其自然吧。”季非离将安琪拥在怀中,实在不忍心说出过分的话,只好安抚道。

    “爸那边我该怎么交代。”

    “一切有我。”

    “我想一个人静静。”

    安琪离开季非离的(胸xiōng)膛,声音颇为沉重的说完便拿着合同离开。

    刚出门,就迎来李母的声音,“二少(奶nǎi)(奶nǎi),老爷听说你回来了,所以让您到大厅一趟。”

    安琪本就苍白的脸色更加苍白起来。

    双腿不由的向后退了几步。

    这么快,快到都不给自己一个缓神的机会。

    怎么办?

    她该如何跟季父交代?

    如果实话实说,那自己在季家的位置会发生怎样的变化?

    李妈看着安琪那心不在焉的样子,礼貌(性xìng)的喊了声,“二少(奶nǎi)(奶nǎi)?”

    “嗯?”

    “看您的脸色不太好,是不是哪里不舒服?”

    “你先下去吧,我稍后就到。”

    安琪匆匆忙忙的再次返回卧室,惊慌失措的看着季非离说着,“爸回来了,我该怎么办?”

    季非离平静的语调说道,“既然发生这样的事(情qíng),我们就该勇敢面对。”

    安琪完全没有心思注意季非离额表(情qíng),选择逃避,“我不去,我没脸见他们了。”

    季非离眉心蹙了起来,“可是一味的逃避下去也不是解决额办法,不如我们一起想想可还有什么补救的办法?”

    安琪想着季非离的话,补救的办法?

    难道要自己再次去一趟a市找李岩亲自问个明白?

    可是想起他们曾在一起的点点滴滴,她的汗毛就不觉的站了起来。

    语气这样躲下去,不如勇敢面对。

    “那我现在下去。”

    “我陪你一起去。”

    季非离试着起(身shēn),可是还没坚持了几秒,他就忍不住闷哼了声。

    安琪惨扶着季非离,神色有些复杂的说着,“你还没有恢复,就在这里等我吧。”

    “我想陪你一起。”

    “可是……”

    季非离摸着安琪的脸颊,吩咐道,“去把我的轮椅推过来。”看着那原封不动的她又道,“无论何时,我只想陪你一起度过所有的疑难杂症。”

    他顿了顿,补充道,“快去。”

    安琪感动的点头应道,“我这就去。”

    几秒后,她将轮椅放在(床chuáng)边,使出浑(身shēn)的力气将他挪在上面,吃力的说着,“一会有什么好好跟他们说,千万别影响到自己的腿。”

    ***

    偌大的大厅里充满了欢声笑语。

    季父似乎等着有些不耐烦,“这孩子,怎么这么长时间还没下来?”

    “毕竟这么多天她一直在谈合作案,好不容易回来自然有很多话与非离谈,你就耐心等等吧。”

    “看在她谈成合作案的份上,我就暂且不与她计较了。”

    季父的话音刚落就传来季非离的声音,“爸……您怎么回来也不提前跟我说一声。”

    季母的视线顺着声音看去,便冲着李妈喊了声,“李妈,快和张嫂扶一下非离。”

    几分钟后,看着季非离平安坐在自己的面前,好奇的问道,“非离,你不好好躺在(床chuáng)上休息,怎么下来了?”

    “有件事(情qíng)我想跟你们说一下。”季非离忍了忍,还是开了口。

    “安琪谈成合作案的事(情qíng)我们已经知道了。”季父眸光深了下,浅笑的摇摇头,随后将视线转移在安琪的(身shēn)上,“把合作案拿过来我看看。”

    “那个……我……”安琪有些为难,不知道该怎么开口。

    季母抱着杯子,笑着说道,“怎么吞吞吐吐的?刚刚你不是还跟我说要亲口把这个好消息告诉你爸吗?”

    季父挑眉,“快把合作案给我看看。”

    安琪看着季父的神色,脱口道,“我去给您拿。”

    她带着沉重的步伐,艰难的向前走着。

    五分钟后,她重新出现在大厅,拿着合作案递在季父的面前,可是却迟迟不肯松手。

    季父将安琪的表(情qíng)全部注视在眼中,“你紧张什么,该不会合作案出现了什么问题吧。”

    安琪松开手,紧张的轻颤着,“没……没有……”

    “那你瞎紧张什么。”

    季非离轻轻的扯了下安琪的衣角,示意让她过来。

    几秒后,季父的神色渐渐的变得严肃起来,抬眸视线转移在安琪的(身shēn)上,“这就是你签回来的合约?”

    “有什么问题吗?”安琪装着糊涂。

    季父一把将合作案摔在安琪的面前,怒吼一声,“你好好给我看看上面写着什么。”

    不等安琪捡起来,就被季母拿在手中,她仔仔细细的阅读着,可是视线却落在了某个地方。

    季氏集团自愿放弃与双语集团的合作案。

    这还是刚刚看到的那份合同吗?

    怎么突然之间就变成了现在这般模样?

    她猛然瞪大眼睛看着安琪,质问道,“你最好给我一个满意的解释。”

    “对不起,我真的不知道会发生这样的事(情qíng)。”安琪不敢注视他们的眼睛,率先认错。

    季母一步一步((逼bī)bī)在安琪的面前。

    啪——

    一个清脆的声音在大厅响起。

    她咬牙切齿的说着,“你是代表公司去谈合作案的,可是你怎么就签了一份这样的合同回来呢?真不知道你是脑门被驴踢了还是趁机想要报复我们?”

    所有人这才意识到原来刚刚那个声音是从哪传出来的。

    季非离的视线看向了安琪,有些心疼,“你还好吗?”

    安琪五折红肿的脸颊,委屈的说着,“我没事……”

    季非离双手转动着轮椅,绕在安琪的(身shēn)边,“妈,这件事(情qíng)并不能怪在安琪的(身shēn)上,是双语集团的李董太过(阴yīn)险狡诈,所以才会让她签下了这份合约。”

    “都这个时候了,你竟然还向着她。”季母显然有些不满季非离对安琪的态度。

    “如果不是哦刚刚发现,她到现在还被蒙在鼓里呢。”季非离的视线越发的深了,接着替安琪说道,“可她毕竟也是受害者,您不能无缘无故将事(情qíng)怪在她的(身shēn)上。”

    “安琪!”

    季父低吼的喊了声,随即说道,“这就是你口口声声对我的承诺吗?”

    他的脸上都是(阴yīn)霾,“i总怪我对恩恩上心,可是她从来不会做出这样的事(情qíng),毕竟我们都是一家人,我也想试着对你好,可是你却一次又一次的让我失望,如今,我看你怎么跟董事们解释。”

    安琪偏头看向季父,“我知道这件事(情qíng)是我的过失,既然是我一人闯得祸,我就绝不会让你们无缘无故替我承担。”

    “安琪,你要做什么?”季非离有些不解。

    “一人做事一人当!”

    安琪干脆利索的说着。

    “你闯的祸自然要自己解决。”季母的声音再次喜欢来,“季家绝对不能因为你的过失而面临损失。”

    她一副决不轻饶的表(情qíng)挂在脸上,“如果你解决不好这件事(情qíng),那你就永远都不要登季家的大门。”

    “妈……”

    安琪冷笑了下,“非离,你别再为我辩解了。”

章节目录

暖婚新妻,老公晚上见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渡劫小说网只为原作者北方有狮人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北方有狮人并收藏暖婚新妻,老公晚上见最新章节